• 国家三级综合性医院
  • 皖西卫生职业学校附属医院
新闻动态

抗“疫”有我:我是一名护士,也是一名“战士”

发布时间:2022-04-18 【打印】 【关闭】 【字体:   保护视力色:

       疫情发生于须臾之间,尽管让我们措手不及,但从上至下,全体中华儿女都鼓足了勇气,毅然地选择了迎难而上,抱着必胜的信念,与这场 “疫情”展开持久的战斗。

       3月27日早上刚上班不久,院长就急匆匆地来到护办室,神色凝重的对正在上班的我们说到:“淮南凤台县发生了疫情,形势严峻、时间紧迫,需要我院马上派人去支援,你们护办室要抽调一人前去支援核酸采集,谁愿意报名?”听了院长的话,大家面面相觑,这个任务来的太突然了,大家都毫无心理准备,而且大家都知道当前的奥密克戎病毒传染性极强,又都没有如此近距离与病毒作斗争的经验,所以面对如此出人意料的任务大家都显得有些茫然。但仅仅迟疑了那么几十秒,我便很快思考了一下,科室的护士长新婚不久,由于科室工作忙连婚假都没有休,其他同事孩子还小,都离不开母亲的照顾,作为科室高年资护士的我,相对来说可能更适合参加这次核酸采集任务。“我想参加,我报名!”于是我果断地报了名。由于时间紧急,我回到房间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甚至来不及回家和家人好好的告个别,就跟车火速赶到集团总院,紧急参加出发前的培训后奔赴凤台。


      坐在车上我才想起这周五是上高二的儿子大休的日子,过去每次大休只要工作不忙,我都尽量抽出时间赶回县城的家里给孩子做顿好吃的。想到这,我立马给孩子父亲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去支援凤台,儿子这次大休我赶不回来了。虽然感觉太突然,但是孩子父亲对我的决定还是很支持,让我放心家里,还不断的叮嘱我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挂了电话,想到这么多年来,我在山区医院工作,孩子从上小学起就是由他在县城中学上班的爸爸在照顾,这次出去又不知道何时能回来,顿时感觉心里酸酸的。但一想到这是自己上卫校时就做好了的选择,这是有价值的付出,心里也就释然了。

      汽车飞驰,傍晚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看到满街的“大白”和排队做核酸的人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真正来到了抗疫一线,由于我从未有过与新冠病毒这样近距离接触,此时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疫情就在我身边,我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做到防护第一位!”我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于是,到酒店住下后我开始反复练习穿脱防护服,与同行老师交流防护和核酸采集的各个细节,生怕哪个环节没做好,感染了自己,也连累了别人。

      “七点需出发采核酸,请各位做好准备!”次日早晨六点我们接到了任务通知。为了不影响采集速度,我们早餐也不敢多吃,尽量少喝水。到达点位后,我们快速做好准备工作,重复着在大脑中过了N遍的动作:手消、核对、采集、手消,反反复复。等工作结束已是下午一点半,脱下闷气的防护服,被早春三月的凉风一吹,我才突然感觉到又冷又饿。但此时我的心里却异常充实!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凤台新增病例数一天一天减少,我们结束了援助任务,回到了霍山集中隔离时已过去一周的时间了。


    “各位同仁,取消休息,请你们立刻准备,出发上海”,回到隔离点的第二天下午五点半再次收到任务通知。疫情就是命令,一声令下,一呼百应,“我准备好了,加油!”的回复充满了手机屏幕。两小时后,我们稍作收拾就踏上了出发上海的征程,上海可是目前全国疫情的重灾区,好在有了去淮南凤台的经历,我心里的紧张感好了很多。


      凌晨四点半,我们到达上海黄浦区豫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吃过简单的早饭后,我们穿上白色战袍便奔赴战斗岗位。在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的组织下,等待核酸采集的队伍已经按照间隔两米的要求排的很长了。我和同组的战友很快投入到已经熟悉的工作中:手消、核对、采集、手消,简单的工作重复做,重复的工作认真做,不知不觉,工作结束已是中午十二点了。吃过社区为我们准备的盒饭,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坐车返回了霍山隔离点。驰骋奔援三十六小时,只因皖沪一家亲!单程八九个小时,我们只能蜷缩在大巴车那狭小的座椅上,说实话,浑身上下是哪都不舒服,但没有一个人报怨,只因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抱着同样的信念,都希望为疫情早日结束出一份力!


      “各位领队早上好!昨天大家检出新增阳性近1000人,所以各位一定要严格落实隔离措施!”刚回到隔离点我们就收到了上海反馈的消息,心中马上紧张起来,不过这小小的紧张很快就被自己工作的价值和意义而带来的自豪感所取代。由于要严格执行隔离规定,日子过得总是很慢,心中天天盼着时间快点过去,好早日过上正常的生活。好不容易挨到了将要解除隔离的倒数第二天,我们又再次收到支援上海的任务。4月9日,匆匆忙忙吃过早中饭后,大家再次赶赴上海,晚上近九点才到达目的地,顾不上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我们又变身“大白”,立马投入到工作。二米线、登记、扫码、采样,一切井然有序,第一阶段的工作结束已经凌晨两点。回到社区,简单的吃口泡面,回到车上已经凌晨三点了,为了减轻上海的防疫负担,我们选择不去宾馆,就在车上休息。根据计划,早晨五点钟,第二阶段的工作又开始了,这次采集的小区有点特殊,阳性病例比较多,为了减少聚集,需上门采集。我负责的小区有两栋楼,每栋十层,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N95口罩,一户一户敲门采集,我从来没有感觉到爬楼梯如此令人喘不过气。等采样结束,我早已是汗流浃背,累瘫在地,但想起居民得知我是从安徽过来支援的,一直不停的说着“谢谢!辛苦了!”的场景,顿觉累在身、甜在心,此时作为一名医护人员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一切都是值得的!

       疫情尚未过去,作为一名“白衣战士”,我将时刻准备着,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我们始终相信,这场战“疫”,我们终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安徽省霍山县医院
电话:0564-5029584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霍山县迎驾大道206号
皖ICP备19013379号-1    皖公网安备3415010200001号    技术支持:霍山新思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